【蔺靖】人有再少年 (一)

我诈尸了。

新坑:这是一个蔺·中二病·老黄瓜刷绿漆·晨和景·傻白甜·颜控晚期患者·琰的故事~~

想写的欢乐一点,看看效果吧~~

===========================

蔺晨死了。

死并不算什么,是人都会死,蔺晨也不是看不开的人。

可是,这死法实在是太不光彩了,不,简直可以说是贻笑大方。

可怜蔺少阁主的一世英名啊,就这么毁在了这一死上!

蔺晨简直想大笑三声又大哭三声!当然,死人是不会哭也不会笑的,这不过是他的臆想罢了。

不不不,别误会,蔺少阁主并不是玩儿的“牡丹花下死”那一套。蔺少阁主自认走的是风流不下流的高端路线,走心不走肾的那种。

但蔺晨自觉他的死因比这还可笑一万倍!完全是咎由自取啊自取!

他本是江湖上多么飘逸出尘的一代传说,何苦要认识画风迥异的悲情小王子梅长苏?认识了也就罢了,何苦要在人死后在琅琊山顶立下一个衣冠冢?立也就立了,何苦大半夜要去那儿喝酒?喝也就喝了,何苦要拖着日益厚重的身形和飞流比试轻功?

谁能想到近日雨水太多,那墓碑下的土都松动了,他不过随手借力一撑,那墓碑居然带着他骨碌碌地滚下山崖去!

他轻功卓绝,本不碍事。谁知那墓碑正好压在他身上,又宽又沉,生生将他拍下崖去!

琅琊山壁立千仞,在下坠的过程给蔺晨的脑内弹幕留足了时间:近年来琅琊山是否水土流失严重/我为什么要给梅长苏选这么沉的墓碑/这是不是梅长苏的阴谋/他拖我下去是想下棋还是打牌/我的夜宵还没有吃这下全便宜飞流了。

这种死法难道不可笑吗?!谁会在自家门口摔死?何况他刚在新发布的琅琊榜上把自己列为轻功天下第一!

再高的山崖都有到底的时候,蔺晨再不甘愿也只能屈服于如此憋屈窝囊又让人哭笑不得的死法上。

历代琅琊阁主如果知道竟然有自家子孙从山崖上失足坠亡,不知道是该后悔将琅琊阁建在这么高的地方,还是该从棺材里跳起来表示这么丢脸的子孙应该开除出族谱。

就说蔺晨他亲爹,跑去药王谷采药的蔺老阁主——药王谷并非他家产业这一点当然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回来后该怎么看这个整日端着半仙儿架子的儿子的乌龙死法?

蔺晨觉得伤心还不一定,他爹肯定会先后悔没编一个最无语死法的琅琊榜。

谁让他爹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排名。蔺晨一直认为他爹肯定有某种童年阴影,于是接管琅琊阁后最爱做的就是出品各种琅琊榜——自家出的榜单,当然是想排第几就排第几。

当然,最该怪的就是梅长苏。

梅长苏啊梅长苏,我真是信了你的邪!蔺晨觉得梅长苏简直是他风流倜傥翻云覆雨出尘绝世倾尽天下的人生中最大的劫数啊!为什么要遇上梅长苏,为什么要救梅长苏,为什么没能救成梅长苏?

遇上了梅长苏,蔺少阁主就从凌虚御风的琅琊山顶跌落了凡尘,当然,现在已经是字面意义的跌落了。而梅长苏自己,也不过是多忍受了十几年在地狱里挣扎的光阴。至于什么仇恨,什么天下,在蔺少阁主眼里,原本就不值一提。

蔺晨简直恨不得把自己压缩回十七岁那年还没捡到梅长苏之前!一切重来,救也好,不救也罢,能不能让他安静的做一位指点江山游戏人间的美阁主!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要再这样死!不要再这样死!不要再这样死!

咦,为什么要说三遍?

蔺晨终于意识到,作为一个死人,他的内心戏也太丰富了吧?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人死后果真会变成了鬼灵魂不灭?还是他前些天淘来的那本古书真是什么修仙功法?他这是要上天了?

不不不,怎么能有死的这么难看的仙人?鬼也不行!

 

“少阁主,少阁主,快醒醒,今儿早上要去给阁主送行啊!”

黑暗裂了一道缝隙,刺眼的光线漏了进来。蔺晨下意识地抬手揉了揉眼,缓了口气,才看见眼前那张哭兮兮的小脸儿,初初露出十四五岁少年的清秀轮廓,偏头上却绑了个双丫髻,显得不伦不类。

什么情况?蔺晨惊得合不上打呵欠的下巴。眼前的人,分明是他年少时的书童!

“双……双成?”蔺晨前所未有地颤着声音试探。

“可不就是我吗,少阁主啊,小祖宗哎!你倒是快起啊,阁主一会儿瞧不见你又得生气!”双成只当他还没睡醒,只一个劲儿地催促。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分明是双成十五岁时候的脸!如今的双成,早就满脸髭须,是两个孩子的爹了!难道双成也死了?他俩这是阴间相会了?

不要啊!谁要跟自家书童阴间相会啊!难道不该是上个月才识得的柳依依姑娘?或者是玲珑阁的芊芊姑娘?实在不行,江左盟的宫羽姑娘也是极好的啊!

打住打住!还是先把眼前的事儿理理清。

蔺晨一脸茫然地从床上爬起来,迷糊中就着双成端来的洗脸盆,分明从水中看见了自己十七岁时的脸!

这什么情况?难道死前的碎碎念成真了?他真的变回了还没认识梅长苏时,笑傲江湖遨游天下向着夕阳奔跑的那个少年了吗?!

他怔愣着由双成摆布,洗脸,擦牙,梳头,换衣服,努力消化着这个有点玄幻的事实。

但很快,蔺晨就欣然接受了这个设定,原因是他发现他钟爱的玉白色广袖长衫套在少年精瘦的身上,显得那么宽大舒展,飘飘欲仙!简直不能更幸福!

门外另一个书童小玉推门进来催道:“老阁主已经到山门外等着了,双成你麻利点儿啊!”

与眼角下垂,下巴尖尖的双成正相反,小玉生了张喜庆的圆脸,眼睛也是一双弯弯的笑眸。

双成听见他催促,小脸哭丧得更厉害。他好好的一个男孩子,为什么要叫双成这样的名字,还梳着双丫髻,阁里其他人见到他和小玉就偷笑,偏偏小玉心大,从来不在乎。

说起来都怪蔺晨。蔺少阁主十一二岁开始迷上了修仙求道的话本子,非要将身边人的名字改做小玉和双成,完全无视了他俩是书童而不是丫鬟这一事实。

嗯,也许双成知道几年后蔺晨为他的下一任书童起了名字叫云英,多半会庆幸双成这名字还不太糟糕。

主仆三人匆忙间总算是出了门,言语间蔺晨得知原来是他爹要出趟远门,正等着他去山门口送行。

虽然他爹总是数落蔺晨是个不安分的,但是事实证明蔺晨真是他亲儿子,蔺阁主自己就是个闲不住的人,从蔺晨生活能够自理之后,就经常满天下跑,出个门儿实属寻常。

是以蔺晨并不当一回事儿,一边走着一边思考接下来何去何从。是离金陵,梅岭,赤焰军什么的远远的,老老实实呆在琅琊山上做他的神仙,还是趁惨案还未酿成前阻止它,根绝梅长苏出现的可能性。

正在脑中演绎着无数剧本儿的当口,就见他爹站在山门口,忽略了脸上吹胡子瞪眼的表情,活脱脱是十多年后加宽起皱版蔺晨的模样。

穿越过十几年的光阴,蔺晨第一次神奇地发现他和他爹长得如此相像。不过任谁对着和自己一样的脸都难免违和,蔺晨一副牙疼的样子拱手恭送他爹赶紧出门——眼不见心不烦:“爹你一路平安。”

蔺阁主看着他那还睁不开的睡眼就手痒:“臭小子,你老实在家呆着别给我惹事,去年的琅琊榜被你乱改一气,发下去引得江湖上好一阵混乱,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要是让我知道你再像上次一样偷跑下山,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还有,你爹要出远门,你那是什么态度,连去哪儿,什么时候回都不问一句?”

这套对话从蔺晨十岁到三十多岁从未换过台词儿,蔺晨从善如流:“那爹你是去哪,几时回?”

蔺阁主也习惯了儿子混不吝的倒霉样子:“去雍州见个好友,很快就回来。你别给我出幺蛾子!”

雍州!好友!他想起来他爹要去见谁了!梅石楠,也就是林燮,梅长苏他爹!

是了,他怎么忘了,梅长苏是他十八岁那年,他爹从梅岭救回来的故人之子。

看来想昧着仅剩不多的一点良心,让梅长苏去自生自灭是不可能了。

坐壁上观这个选项既已不存在,蔺晨不得不为救梅长苏,或者说林殊而尽早打算,不禁哀叹自己重活一世,还是得为这家伙劳心劳力,真是前世,不,是生生世世的冤孽。

老阁主上午刚走,蔺晨下午就收拾行李准备出门,他爹的话连耳旁风都不算。

“少阁主,你这是去哪啊?”小玉边乐呵呵地打包衣服边问。

双成简直想抽死这个棒槌和不省心的主子:“少阁主,阁主说了,不让你出门的。”

蔺晨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手下不停地往包裹里晒东西:桂花糯米卷,藕粉水晶糕,玫瑰核桃酥……

双成哭兮兮地继续劝:“少阁主,老阁主可是说了,他很快就回来的,老阁主……”

他在耳边嘤嘤嘤个不停,唠叨着老阁主这样,老阁主那样,蔺晨忽而打了个寒颤,低头看看自己被云纹腰带勒得劲瘦的腰身,再想想他爹那和十多年后的他如出一辙的加宽加厚的身形,默默地把装了一匣子的点心又放了回去。

重来一次,保持身形也是头等大事啊!不然也不会倒霉地在墓碑上一撑就滚下了山去。

双成的逆耳忠言显然没起到半分效果,蔺晨就在他含泪控诉的目光中,潇洒地下山去了。

===============

刚开坑,还有点存货,争取日更吧!

求评论,求讨论,谢谢!!

评论(20)

热度(274)

©兔子不吃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