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人有再少年 (五)

前文:(一) , (二)(三)(四)

重生梗。重回少年的蔺少阁主和被美色所迷的琰琰~~~~

=======================

蔺晨眼前一花,就发现自己到了萧景琰马上,坐在萧景琰身前。他此时身量还未足,比萧景琰略矮半寸,扭头疑惑问道:“这是做什么?”

萧景琰此举全因刚才和林殊斗气,脑子发热,此时回过神来,心上人几乎坐在自己怀里,那双明媚的桃花眼,不过离自己半寸距离,鼻间萦绕的,全是那人发间的如兰幽香。

萧景琰瞬间全身僵硬,手足发麻,嘴唇翕动了几下,却像被人卡住了脖子,说不出半句话来。

林殊可不给他们机会,冲手足无措的萧景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一搂霓凰的纤腰,大喝一声:“驾!”霓凰配合得一抖缰绳,策马而去。

萧景琰这才七手八脚地抓住缰绳,一夹马腹,另一只手却不知该摆到哪里,想揽住蔺晨,却终究不敢,犹豫间林殊二人已经跑远了。

蔺晨见他涨红着脸手足无措,额角见汗,只道他是想赢林殊着急的。

蔺晨望望已经快不见人影的林殊二人,从萧景琰手里接过缰绳,只觉那手心汗透,又湿又冷,笑着叹了口气,心想这孩子好胜心也太强了些。拉过他的手环在自己腰间,蔺晨轻声道:“抓紧!”

马蹄出,尘土飞溅,耳边风声呼啸。蔺晨的发丝拂过他的脸,一如湖上初见。

萧景琰僵硬得没有一个关节能动,直到感觉到胸闷才发现自己一直屏着呼吸,蔺晨的体温隔着衣衫袭来,萧景琰只觉自己一会儿浑身滚烫,一会儿如坠冰窖,直如生了一场大病。

他二人一人漫不经心,一人魂飞天外,结果自然可惜而知。

蔺晨勒马时,林殊二人已经得意洋洋地候在终点了:“怎么样?水牛?这下你服气了没?”

蔺晨跳下马来,拱手笑道:“自然。”

萧景琰直到此时还僵立马上,还是霓凰心细,过去拉了拉他:“景琰哥哥,你怎么了?”

林殊瞧着他双目失神的样子,几乎笑破了肚皮,敲敲他的膝盖,笑道:“水牛,你不服气?”他和霓凰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哪里懂得萧景琰那情窦初开,患得患失的心思。

蔺晨虽然心有七窍,看出萧景琰似乎另有所思,但他全副心思都放在怎么阻止赤焰一案上,也未细想这些末节。

萧景琰跳下马来,垂头丧气地走到蔺晨身边:“蔺公子,都是我的不是,害你输了比试。”

蔺晨见他可怜兮兮地垂着眼角,便温言宽慰道:“些许微末小事,何须道歉?倒是我的过错,害你们二位争执,应该我赔礼才是。”

说罢他牵过那匹神骏的白马,将缰绳递给林殊:“林少将军,我见你对这马儿十分喜爱,不如就送与你做赔礼如何?”

林殊还在暗自调笑萧景琰,不妨蔺晨将白马就这样塞到他手里。这样一匹千里宝马万金难求,而他们与蔺晨不过是昨天才相识。

林殊不是笨人,相反,他从小就聪慧过人。他想起从昨日起,蔺晨就着意与他们结交,态度十分热切诚恳。他只是被初见的尴尬和后来对景琰的调侃分了神,此时想来,蔺晨这样刻意相交,到底有何目的?

说是与他们三人结交,但林殊想到蔺晨对自己尤其纵容亲近,初见时就喊出自己的名字,此后也是多与自己攀谈。此时林殊望着蔺晨笑意盈盈,倒映出自己身影的一双桃花眼,和他身边萧景琰那闪闪发光,如含秋水的眼神竟有几分相似。

蔺晨,该不会,是,喜欢自己吧?

想到这个可能,林殊猛然瞪大了眼,只觉头顶上飘过四个大字:晴天霹雳!

一整个下午,林殊都被“我兄弟十八年来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结果发现居然是男的而这个男人竟然喜欢我!”这种可能性雷得晕晕乎乎,直到傍晚与蔺晨作别时才回过神来

走出庄园,林殊才发现自己半推半就收下了蔺晨的马。

收了这马就避免不了了蔺晨继续有牵扯,想到这点,林殊不可避免地使劲打了个哆嗦。不行,这马不能收,他们不能再跟蔺晨有牵扯了。

“不行,这马不能收,我得还回去。”林殊说着就要往回走。

萧景琰诧异道:“你这是做什么,下午霓凰几次暗示你别收,你都没反应,现在收都收了,再还回去,岂不是伤蔺晨的心么?”

这马虽贵重,但他是疏朗的性子,他与他人来往时,更贵重的礼物都交换过,他收了马,霓凰只当他是诚心和蔺晨交朋友,虽觉不妥,也并未认真阻止。

林殊心里转过十万八千个念头,但对上一脸单纯的萧景琰,心想总不能跟他说我怀疑你心上人喜欢我吧?林殊痛苦地抹了一把脸,愁得想撞墙,哀叹自己近几日简直是流年不利。

偏偏霓凰一脸关心:“林殊哥哥,你是不是牙疼?”

 

接下来的几日,蔺晨再邀约时,林殊都称病拒了。

萧景琰倒想去见蔺晨,可又不好意思单独前往,他知道林殊并未生病,只以为林殊是不想自己沉迷蔺晨,故而推脱,于是日日都来磨林殊。

他哪里知道林殊脑子里兄弟二人为红颜祸水翻脸的戏码都演到八百集了。

林殊受不了萧景琰的软磨硬泡,干脆连他也不见,只甩出两个字应付:“牙疼。”

 

蔺晨这几日愁的很。

他明明已经放下身段,刻意讨好林殊那个熊孩子了,本来进行的好好的,不知道触动了他哪根神经,最近几日怎么又缩回去了?

“哎……”蔺少阁主单手支颐,摆了个美人捧心的姿势靠在醉月楼二楼的栏杆上发愁。

“这谁家孩子,你家大人呢?哪有买东西不给钱的?”楼下忽而传来一阵喧哗。

蔺晨懒懒地低头一瞧,只见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正拽着一个五六岁孩子大声喧哗。

那孩子被吓得手足无措,眼见就要大哭起来。

蔺晨心情不佳,随手从筷笼里抽出只筷子,轻轻一掷,那筷子便直直插入小贩的发髻里。

那小贩头顶一疼,抬手一摸,抽出只筷子来,大怒仰头:“谁吓唬老子?”

蔺晨趴在栏杆上曼声答:“你吓唬孩子,难道不许别人吓唬你?”

小贩怒道:“这孩子吃了我的糖葫芦不给钱,哪有这样的道理?”

蔺晨瞧那孩子抬头可怜兮兮地看自己,便干脆跳下楼来,甩给小贩两个铜板,道:“好了,好了,不就是糖葫芦吗?”

小贩得了钱才罢休,正要离去,谁知那孩子忽而拉住蔺晨宽大的袍袖,眨眨眼道:“还要一个!”

蔺晨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孩子顺杆儿爬的劲儿倒还挺像林殊那熊孩子的。他正要拒绝,低头一看,才看清这孩子的模样。

只见这孩子约摸五六岁的光景,穿的光鲜,生得圆滚滚的眼睛,圆滚滚的脸,圆滚滚的身子。饶是蔺晨满心烦忧,一见之下,也差点喷笑出来。

倒是有趣。蔺晨忍笑又付了两个铜板,拿过一串糖葫芦,递给那孩子,忍不住劝道:“哥哥跟你说,糖葫芦什么的,还是少吃点吧。”言罢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那孩子不知道他笑什么,只懵懂地接过糖葫芦,道:“这是给我朋友带的。”

蔺晨笑问:“那你朋友呢?”

那孩子皱着眉,咬着手努力思考:“嗯,就刚才,在街上还在的,一下就不见了。”

蔺晨牵过那孩子:“算了,哥哥见了你心情好,陪你找吧。”

那孩子一点不怕生地抓过蔺晨的手:“哥哥,你真是好人。”

蔺晨领着他一边往街上找去,一边问道:“你叫什么?”

那孩子答:“我叫豫津。”

蔺晨笑道:“浴巾?我看还是叫浴桶更贴切些。”

豫津一板一眼地纠正:“是豫章的豫,津渡的津!”

两人正说着,身后忽然有人叫道:“豫津,豫津!”

一回头,只见一个比豫津略大一两岁的孩子正冲他们跑来。豫津忙挣脱了蔺晨的手跑过去:“景睿,景睿!”

俩孩子顺利会师,景睿皱眉问:“我就一转头的功夫你怎么就跑不见了。”

豫津咬咬手指,脚尖碾着地面:“我看见卖糖葫芦的,就,嗯,就……”他想起什么,忙跑回蔺晨身边,嚷道:“哥哥,糖葫芦!”蔺晨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他。

豫津接过递到景睿面前:“给!给你留的!”

景睿没接,只疑惑道:“你哪来的钱?”

豫津回头指着蔺晨:“那个哥哥给的,他还带我来找你来着!”

景睿拉过豫津,谨慎地看了蔺晨一眼,似乎想确定他是不是坏人,才抬手行礼道:“多谢这位公子相助。请公子留下名姓,我二人回去后自会遣家人报答。”

蔺晨瞧他故作老成,只觉有趣,正打算一笑离去,忽而又听身后有人唤道:“蔺公子!”

蔺晨一回头,就见萧景琰一脸惊喜地快步走来,正要说话,待看清他身前的两个孩子,才诧异道:“咦?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儿?”

景睿和豫津齐声唤道:“景琰哥哥!”

=========================

林少,脑洞太大是病,得治!!!

幼年版豫津和景睿出现。我什么时候能走点剧情啊……

评论(16)

热度(125)

©兔子不吃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