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人有再少年 (七)

前文:(一) , (二)(三)(四)(五)(六)

重生梗。重回少年的蔺少阁主和被美色所迷的琰琰~~~

=========================

清晨。

高大茂密的榕树漏过点点斑驳日光,洒在小院的青石板上。

蔺晨撑着下巴坐在石桌边,修长手指转着个青瓷茶杯,另一只手时不时洒下一片粟米,雪白的鸽子落了满院。

他手边是一张刚从鸽腿上取下来的纸条,上面的讯息是用琅琊阁的密文写就。

蔺晨用手指在碧绿的茶水里一蘸,在石桌上慢慢写着一个个人名:

谢玉,萧景宣,夏江,璇玑公主,滑族,萧景桓。

最后,他在最中间写下一个名字,祁王萧景禹,并用手画了个圈。

说到底,祁王萧景禹才是赤焰案的关键。

他是皇长子,母妃也足够得宠,又有林家这样的外家,本人正值盛年,德才兼备,深得百姓和群臣的爱戴。

这样一个光芒四射的人物,怎能不招人忌惮?

蔺晨微嘲一笑,将周围几个名字抹去,重新写下两个字:皇帝。

是了。君父,君父,先是君,才是父。

如今朝堂之上,金陵城中,人人称颂祁王殿下光风霁月,爱民如子,是难得的贤王,又置御座之上的皇帝于何处呢?

任何一个帝王,无论贤明与否,都断断容不下有人挑衅他的权威。

无论是谢玉还是夏江,无论是二皇子还是五皇子,那些阴谋和构陷,都不是赤焰一案的关键。

只要不打消皇帝对祁王的忌惮之心,就算杀了谢玉夏江,自然还有别人要来对付祁王,而要对付祁王,自然就要向林家下手。

蔺晨长叹一声,陷入这朝堂争斗,权力漩涡,自然只有终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而祁王如今缺少的,正是这样的觉悟,一味的光风霁月,大公无私,比庸碌无为死得更快。

蔺晨拍掉手里余下的粟米,引得鸽子争食。

他站起身拍拍袖子,取出折扇摇了摇,掩唇一笑。好在现如今谢玉和夏江虽然都对祁王怀有敌意,但还没来得及狼狈为奸,为今之计,自然是要各个击破。

他一挥手,桌上的纸条化为碎屑,散入风中。

 

红袖招。

只听名字就知道是什么地方。

而这里也确如其名,满目皆是身姿曼妙,容色鲜艳,满耳皆是琴音靡靡,娇语声声。

蔺晨慵懒地斜倚在窗边的坐塌上,打量着眼前几个各有千秋的女子,心里一笑。谁能想到这销魂窟竟是滑族人的隐秘据点。

伺候的人见蔺晨容颜似玉,往窗边简单一靠,比几个搔首弄姿的女子更有风情,暗想这还真不知道是谁伺候谁呢,几个女子自然各个争先。

蔺晨轻振衣袖,挥开几个围上来的女子,微眯着眼睛向楼下大堂里打量。

一个一身红纱的少女倚到坐塌另一侧,从水晶盘里捡了颗艳红的樱桃,递到蔺晨嘴边,嗔道:“公子,你这是瞧谁呢?莫非对我们姐妹几个都不满意么?”

蔺晨张嘴衔住樱桃,却并不扭头看他,只曼声道:“公子我自然心有所属。”

几个少女闻言纷纷撒娇撒痴嚷着不依。蔺晨眸光逡巡了几圈,忽而眼光一闪,瞧见了他想找的那人。

蔺晨抿唇一笑,折扇一指:“把那个丫头给我叫上来。”

众少女纷纷伸头往下打量,想瞧瞧这美貌的公子看上了谁,待看清了他折扇所指的那人后,几人面面相觑,又纷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红衣少女抚上蔺晨的肩膀,娇声道:“公子,你这眼光可不怎么样。”

蔺晨折扇所指的,竟是大堂里伺候茶水的一个小丫头。

另一个黄衣少女更大胆些,她打量蔺晨年纪也不大,便伸手去勾蔺晨的下巴,取笑道:“小弟弟,你可不知道,这女人啊,还是年纪大些的好。”

蔺晨但笑不语,依然指着楼下那个小丫头,用目光示意。

几人无奈,之好扬声将那小丫头叫上来:“般若,有客人让你楼上伺候。”

那小丫头怯生生推门进了屋,躬身行了个礼,眼睛都不敢抬。

只见她才十三四岁年纪,虽五官依稀可见日后玲珑妩媚的模样,但此时尚青涩,身量瘦小,一团孩子气。

蔺晨招手,示意她走近些,问道:“你叫什么?”

小丫头听到这一把声音如流珠溅玉,十分动人,方抬眼打量了一眼蔺晨,又飞快地垂下眼睫,掩住眼中的惊艳,轻声回道:“般若。”

蔺晨勾唇一笑,没漏看她那灵活的眼睛。谁能料到这样一个羞怯怕人的小姑娘,正是璇玑公主最得意的弟子。若不是自己前世与她有一面之缘,又让琅琊阁仔细查证过,怕也是想象不到的。

蔺晨伸手敲敲桌子:“过来给本公子斟酒。”

秦般若顺从地拎起酒壶。

蔺晨笑问:“般若今年多大?”

秦般若细声说:“十四。”

蔺晨似是对她十分有兴趣,接着问道:“你在这红袖招多久了?”

秦般若眼光一转:“般若无父无母,从小被这里的鸨母收养,在这里长大。”

“哦……”蔺晨意味深长地应声。

秦般若不由得心里一跳,几乎以为蔺晨知道了她的底细。但想来并无可能,她的话毫无出奇之处,而她现在年纪尚幼,也不过是游走在红袖招替师父探听些朝廷官员的私密之事,并无可能引人怀疑。

其他几个少女见他只跟秦般若说话,都十分吃味,拉着他的袖子抱怨:“公子好偏的心,看也不看我们姐妹一眼。这么个小丫头有什么好看的?”

蔺晨笑道:“这你就不懂了。本公子最善识美人,我观这位般若姑娘虽然年纪尚小,但日后必然是无双的美人。”

少女们自然又是娇嗔又是跺脚着不信。

蔺晨却自顾自说道:“般若姑娘,本公子有心为你赎身,如何啊?”

秦般若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眯着一双桃花眼,轻摇折扇,一副风流浊世佳公子模样,却丝毫看不出深浅。

秦般若在心里盘算了一番,想不出蔺晨此举是何意,只好拒绝道:“般若得鸨母的养育之恩,已决意奉养她终老,还请公子见谅。”

这不出蔺晨所料。他挑眉一笑,正要接话,就听楼外街上有个熟悉的声音吵嚷着由远及近传来。

巧了,刚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蔺晨折扇一点手心,满意地点点头。

他伸手捻起一颗樱桃,轻巧地往楼下掷去。

“嘿,谁敢偷袭小爷我?”蔺晨倚窗一看,就见林殊伸手抓住飞来的樱桃,抬头骂道。身后自然还跟着萧景琰和霓凰。

蔺晨扬声应道:“林少将军,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三人抬头,正看见楼上的蔺晨。

林殊想到自己近日正在躲他,不由讪笑道:“是蔺公子呀,我最近事儿忙,几次失约,实在是不好意思。”

蔺晨笑道:“是么?我怎么听说最近林帅不在,你正逍遥着呢。”他自然没错失一旁的秦般若见到林殊和听到林帅的名字时,眼里闪过的精光。

林殊被揭了底,只好尴尬地干笑几声,忙顾左右而言他:“蔺公子,你在这是做什么呢?”

蔺晨一挑眉:“自己不会看吗?”

林殊三人一怔,这才发现蔺晨所在的竟是风月之所。

林殊望着围在蔺晨身边的一圈桃红柳绿的少女,再一次感受到了被雷劈中的震惊感。

这家伙怎么会喜欢女人?

太好了,这家伙喜欢的是女人!

惨了,这家伙居然喜欢女人!

林殊心中狂风暴雨,大起大落,先是庆幸原来这家伙不是对自己有意思,再想到好兄弟的一番痴恋怕是要成空。

林殊正在震惊着,只听蔺晨笑问:“三位可有兴趣上来同坐?”

林殊左看看,是埋着脸看不清表情的萧景琰,右看看,是用眼风一把把飞着刀子的霓凰,只好讪笑道:“哈哈,那个,不打扰蔺兄雅兴了。”于是一手拉着一个准备离开。

蔺晨用眼角余波瞥过站在一旁的秦般若,作势要下楼去追林殊几人,却被人拦下。

眼前的女子看不出年纪,却风姿绰约,气度高华,虽一身艳俗,却依然不像风尘中人。她伸手拦下蔺晨:“这位公子请留步,听闻你要为般若赎身?”

蔺晨勾唇一笑:“不错,不过她方才拒绝了,本公子自然也不好强人所难。”

那女子笑道:“般若年纪小,不懂事,又不愿离开我,这才拒绝了公子的美意。我方才已经与她分说过了,我等风尘中人,若有人赎身,是想也想不来的好事。般若,快来谢过公子大恩。”

秦般若上前深深一礼:“多谢公子。般若从今往后,就是公子的奴婢了。”

蔺晨含笑打量着这师徒二人一唱一和,三言两语就将秦般若送到自己身边来,和方才拒绝的态度截然相反。

蔺晨眸光一转,顺水推舟道:“好说。我与你也是有缘。”

可不是有缘么,前世今生,她都要栽在蔺晨手里。

=============================

下午家里居然停电了,于是今天更的晚了点。

这一章基本埋下了后续阁主怎样阻止赤焰案发生的故事进程。

感谢小伙伴们在评论里跟我讨论怎样走这个剧情。

有人说,把谢玉夏江杀了就行。但其实问题的关键是皇上看祁王也不爽啊。回想下康熙是怎么看老八,满朝都说你是贤王,让皇上还混不混了?所以没有谢玉他们的构陷,只要还有别的人想争权,自然也会想办法搞祁王,而皇上都看你不爽了,那自然是一搞一个准。而要搞祁王,自然也得搞倒林家。

还有人说,把皇上杀了让祁王登基,可是祁王还不是太子啊,怎么保证皇上一死他就能登基?而且皇上一死朝堂肯定要乱,到底是谁得利真的难说。而且我也没把蔺晨设定成想谁死谁就得死,琅琊阁主这么牛逼的话,当皇上的还有什么意思?

而且全都用杀人解决的话,还让他们怎么好好的谈恋爱呀~(这才是重点!)

琰琰伤心了,下一章看阁主怎么实力挽尊!

最后一句话写的,怎么越看越有点楼春的feel呢?心疼般若(曼春)30秒~

P.S:秦般若是璇玑公主的眼线,自然不会跟蔺晨走,后来看见他认识林殊,想到他身边去好有机会探听林家的事,才主动要跟着蔺晨。不知道我写清楚没,我这就是传说中的文笔不够解释来凑啊……

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看在我这么勤快的份上!^_^

评论-26 热度-122

评论(26)

热度(122)

©兔子不吃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