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人有再少年 (十三)

前文:(一) ,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重生梗。重回少年的蔺少阁主和被美色所迷的琰琰~~~

====================================

这场闹剧直到外出访友的林燮抓住了私自跑出京城的林殊,押回京来谢罪,方告一段落。

梁帝坐在高高的御座上,目光幽深地盯着身材高大的林燮跪在阶前,一口一个教子不严,一口一个治军不力地请罪,和他妹妹宸妃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梁帝私心里,当然是巴不得借此机会削弱林燮的权柄。可是此事说起来,林燮哪里有丝毫罪过。若说教子不严,林殊充其量不过是耍小孩子脾气,偷跑出京,算不得什么过错;若说治军不力,赤焰军一口咬定只听皇上调遣,若说这要有错,岂不是打自己的脸吗?何况事发时林燮根本不在京中,若是他现在硬要给林燮定罪,只怕人心不服。何况大渝正虎视眈眈,若是此时夺了林燮的兵权,不异于自毁长城。

梁帝咬着牙看着跪在地上的林燮,看起来是把身段摆得低无可低,其实倒是把他架在高处,动弹不得。多年君臣,林燮果然了解他。梁帝收敛了情绪,温和一笑,亲自将林燮扶起来:“你哪里有什么过错?这次的事,不过是小孩子们闹了脾气,惹得长辈们担心,说到底,不过是家事。你这样急急来请罪,倒显得是朕刻薄了。”

林燮慌忙辞道:“臣不敢。小儿林殊顽劣,招致太皇太后担心,是为不孝,引得祁王殿下生气,是为不悌,还请陛下治罪。”

梁帝念头一转,暗想这倒也是个机会,林家只有林殊一子,若是废了林殊,林家也没什么指望了,于是顺势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小殊这孩子,脾气是太大了。好在现在年纪小,让他吃些亏,以后也长长教训。这样吧,先暂时将他镇国将军的爵位收回,军中的职位也先放放,让他先进宫和皇子们一起多读读书,收敛了性情,朕自然把爵位军职再还给他。你回去把道理跟他讲讲清楚,这都是为了他好,可不要说是皇舅舅不疼他。”

林燮暗自腹诽,果真是帝王手段,翻云覆雨,收了人家的权,还要人家谢谢他。面上却恭谨谢恩:“微臣替犬子谢陛下教诲。”

梁帝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让林殊进宫读书,未尝不是一个人质,于是面上越发和煦:“阿燮,朕也是为难。虽说这次祁王没什么大碍,赤焰军也没做错什么。可是景琰虽是庶子,毕竟也是皇子,他现在伤重,若朕就这样揭过此事,谁也不罚,天下人难免要说朕没有慈爱之心。”

林燮心里发冷。年轻时,他们也是好友,也曾性命相托。是什么时候起,这个儿时好友变成现在这样?多疑猜忌,刻薄寡恩,却又伪善虚荣。

林燮想到祁王的嘱托,不敢再囿于过去那为数不多的一点温情,忙回道:“陛下为天子,自然有诸多考虑。这些小儿女的琐事,不该成为陛下的阻碍。臣从年少时就一直跟随陛下,现在当然还是愿为陛下肝脑涂地。”

梁帝满意他识趣,也知道现在天下未定,大梁还不能没有林燮和赤焰军,想削了他的军权,只能从长计议,反正自己现在有林殊在手里,不怕他翻出什么花样来。

林燮出了大殿,目不斜视向宫门退去,路过廊檐下时,对一个错身而过的小内侍微不可察地一点头。而对方在绕过数处宫室后,最终往宸妃的永和宫去了。

 

梁帝这边处理了林家之后,心情松快了不少。想起了还有长子那边需要料理,于是唤道:“来人。朕要出宫。”

七皇子萧景琰自受伤以来,因太医说伤势过重,不宜挪动,故而一直在祁王府养伤。

梁帝挥退了想要通报的人,走进内室的时候,正看见祁王萧景禹坐在床榻前,满脸担忧地盯着床上脸色惨白的少年,深深叹了口气。

梁帝走到床边,打量了眼床上的人,说是亲儿子,其实一年到头也只有年节时候见过几面,更何况现在萧景琰面如金纸,形容惨淡,梁帝发现自己竟有些认不出这个儿子。

“景琰怎么样了?”他出声询问。

祁王被这问询声一惊,才发现他父皇已经到了床边,忙翻身跪倒:“父皇驾临,有失远迎。景琰,景琰他还没有醒,太医说他此次受伤太重,若是不能早日转醒,就算性命无碍,恐怕也会伤了根本……”他说着就垂下泪来。

梁帝心里也不太好受,但他对萧景琰感情不深,此时看见长子跪地拭泪的样子,气道:“你这是做什么,可还有个皇子的样子?朕从小都是怎么教导你的?”

祁王忙俯首:“父皇恕儿臣失仪。实在是因为景琰他此次是为了救儿臣才受伤。况且景琰从小随静嫔娘娘在儿臣母妃宫中长大。儿臣看着他从襁褓之中长到如今的少年模样,感情深厚,说是弟弟,其实跟儿子也差不多了。”

梁帝大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怪朕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儿子?因而对朕有怨怼之心?”

祁王大惊叩首:“儿臣不敢!请父皇恕儿臣失言。儿臣最近心慌意乱,失了法度,才说错了话。父皇身系天下黎明百姓,岂能如寻常父亲一般羁于后院琐事。儿臣身为长子,爱护弟妹,也是为父皇分忧。”

梁帝这才心气稍平,看着长子满头大汗的狼狈模样,心里百感交集。他以前担心这个儿子锋芒太盛,招揽人心,如今又觉得他太过重情,失于懦弱了。

梁帝迟迟不立太子,就是担心被人分薄了权柄。但他再自大,也没到真以为自己能长生不老的地步。这江山,总要传给儿子。他所期待的继承人,是在他活着的时候,足够听话受他掌握,在他死了的时候,又能挑得起大梁江山。

他沉吟了片刻,吩咐:“你随我出来。”

父子二人站在廊下,梁帝开口道:“景禹,你是朕的长子,从小父皇对你就期望颇高,但你最近的行为,实在是让为父失望。”

祁王慌忙道:“父皇教训得是。儿臣遇刺以来,感情用事,进退失据,自己也在反省。”

梁帝点头:“嗯。你知道就好。做大事的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你不该遇到点危险,就失了镇定。再则,林家是你的母族,你弹劾赤焰军,恐怕要让你舅舅心寒。”

祁王怔愣了一下,茫然道:“父皇,儿臣并未针对林家。儿臣只是对赤焰军见死不救一事,就事论事罢了。赤焰军是大梁军队,不是林家的私军,聂锋是大梁官员,不是林家的下人。此事跟舅舅有什么相干?出事时舅舅根本不在京城。”

梁帝倒被他说得一愣。他想起年前祁王当着他的面提及要裁撤悬镜司一事。他明明知道悬镜司是自己的心腹,却当着自己的面要自己自断爪牙,如今想想,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这个儿子,还真是一派的光风霁月,天真耿介。

罢了,耿直和重情,虽说长远看来难当大任,但现下却再好不过了。一个耿直重情的儿子,总比一个阴险狠辣的儿子要好得多了。

这样想着,梁帝的心里舒服不少,看祁王也没那么刺眼了,于是教导道:“你心思光明,一心为国,这是好事。你要知道,林家有功于国,又是你的母族,你多有倚重,也是常理,但自古以来,外戚专权干政的例子不胜枚举,故而也不能不加以限制。”

他见祁王应声称是,又接道:“这次你行事有失稳重,就罚你卸了差事,在家闭门思过吧。”祁王忙领旨谢恩。梁帝见他受教,方才示意摆驾回宫。

祁王送至门口,目光复杂地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

 

萧景琰闭目躺在床上,听着门外父皇和长兄的对话,心中苦涩难言。骨肉至亲,一至于此,怎不让人痛心。

若说原来他对父亲只是有些生疏和敬畏,如今却只剩下惧怕和茫然了。或者说,他惧怕的不止是他的父皇,而是那座吃人的皇宫,那把冰凉的龙椅。

后窗吱呀一声打开,有个人影跳了进来。

蔺晨看着萧景琰目光空洞地注视着床顶的承尘,配着他难看的脸色,倒真有些骇人。

蔺晨叹了口气,过去蒙上他的眼睛。萧景琰这才惊醒过来:“你怎么来了?”

蔺晨揉揉他的头:“我来瞧瞧你装病装的如何了。”

萧景琰微微一笑:“挺好的。你给的药很灵,太医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我除了脸色难看,脉息紊乱,并没有别的不妥。”

蔺晨点点头,故意敲敲他的额头:“嗯,所以说,你可得好好谢我。要是没有我的药,你这么笨,怎么装的像?”

被他一调侃,萧景琰的心情好了不少,捂着额头:“行行行,等我‘痊愈’了,一定好好谢你。”

蔺晨一笑:“你父皇刚才来过了?没看出什么吧?”

萧景琰又想起方才的父子对话,勉强笑道:“没什么。他又不是真的来看我的。”

蔺晨托腮而立,盯着他眼中的苦涩,忽然出声问:“景琰,你想当皇帝吗?”

萧景琰吓了一大跳,忙摆手低喝:“你说什么呢?我想都没想过!”这是真心话,在今日之前,他心里的设想,不过是等大哥登基,自己做一个将军,为他保家卫国,开疆扩土。可今日听到了这场对话,父子之间,以言语为刀剑,一句三绕,各怀机心,半点亲情也无了。他忽然萌生出远远逃开这些权欲斗争的想法。

蔺晨却依旧问道:“为何不想?你也是皇子,焉知就没有机会?”

萧景琰无奈一笑:“那个位置有什么好?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连至亲至爱的人都无法信任,每天都活在勾心斗角里。”

蔺晨没有接话。他想起前世曾看见那年轻的帝王站在城墙头,远远望着梅长苏领兵出征。离得太远,蔺晨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觉得一身大红的袍服,生生被他穿出凄凉的意味。

现在想来,只觉得心头如被针尖刺了一下,密密地疼。                               

这个人,明明得到的是无数人为止疯狂的东西,却没人关心,那是不是他真心想要的。

=========================

祁王:我们要演一出戏,降低我们在我爹心目中的危险系数!

众:(点头摸下巴)嗯!

祁王:小殊,你要演一个熊孩子!

林殊:不用演,我本来就是!

祁王:姑姑,你要演一个泼妇!

晋阳公主:没问题,特别拿手!

祁王:老娘,你要演一个怨妇!

宸妃:嘤嘤嘤~~~,不就是哭么,我会!

祁王:舅舅,你要演一个怂货!

林燮:T_T,好吧,豁出去了。

祁王:我自己,演一个缺心眼!

众:你以前做的那些挫事儿,其实还真挺像的。

萧景琰:大哥大哥,我演什么呀?(天真可爱状)

众:唉。(摸着琰琰脑袋叹气)

祁王:你演技实在太差,就躺床上演死尸吧……

萧景琰:555555555~~~(泪奔逃走)

蔺晨:(撸袖子)谁说我家景琰演技差?找打是吧?他分明没有演技!!!


评论-39 热度-178

评论(39)

热度(178)

©兔子不吃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