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人有再少年 (十五)

每天都在看奥运,啊,沉浸在各国运动员的飒爽英姿和美好肉体里不能自拔~

前文:(十四)

重生梗。重回少年的蔺少阁主和被美色所迷的琰琰~~~

====================================

静嫔宫中总是笼着一股淡淡的药香,若是景琰要来,就还要加上些他最喜欢的点心的甜意。无论在外经历多少风雨,一踏进母妃宫中,萧景琰总能感到由衷的宁静。

静嫔恬然含笑,看着进门行礼的萧景琰,眼里盈着泪光,她忙把爱子扶起来,连连打量。即使从宸妃那里早就得知儿子并无大碍,但为人母者,不亲眼看见儿子安然无恙,又哪里能安心呢?

萧景琰露出些在他父皇面前从来不会显露的稚气,摸摸后脑,笑道:“母亲,我好着呢。”静妃摸摸他的脉搏,确认儿子并无内伤,又打量殿内并无外人,才埋怨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母亲这几天担惊受怕的。”

萧景琰其实也不知事情的全貌,但他无论对长兄,林殊还是蔺晨,都是全心的信赖,于是安慰母亲道:“孩儿不孝,让母亲操心了。此事主要是与大哥有关。好在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准备,倒也不怕被人暗算。”

静妃心思剔透,又身在局外,对于祁王的处境反而比其他人看得更清楚些,她虽担心景琰的安危,但也心知,她们母子与祁王,与林家的渊源太深,就算想置身事外也是不可能的了,更何况景琰重情重义,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她叹了口气,抚着萧景琰的鬓角,嘱咐道:“景琰,母亲知道你大了,有许多事情都有了自己的主意。只是别忘了,千万要保护好自己。”

萧景琰有些赧然地笑笑:“母亲,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懂得照顾自己。”

静嫔拉着他坐下,把做好的榛子酥递上,见他还像小时候一样,眼睛晶亮地塞了满嘴,心里满是慈爱之情,递上茶水,笑道:“好,知道你不小了。等秋天你出宫建了府,就该大婚了。母亲不在身边,也该找个人好好照顾你。”

萧景琰闻言忽而停止了咀嚼,愣了一下,垂下了眼,轻轻嗯了一声,又拿起一块儿榛子酥,咀嚼的频率却慢了许多。

静嫔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异样,诧异道:“怎么,景琰,你有心上人了?”

萧景琰撇开了眼,左手无意识地揉揉衣角,声音低沉:“没有的事儿。”

静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又喜又忧,喜的是儿子终于开窍了,忧的是看儿子这表现,恐怕不是一厢情愿,就是并不匹配。她温柔一笑:“这是好事情。若担心那姑娘身份不合适,只要不是太出格,好好求求你父皇,也不是没有机会。”

萧景琰却淡淡一笑:“母亲你就别操心了。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事,我也并未奢求什么,如今这样,就很好了。”言罢,终于露出丝苦涩的意味。

静妃怔愣了一下,这个表情是那么熟悉,她一下子就回想起将要进宫那一晚,她和林燮道别后,在镜中看到的自己。像一朵桃花,刚嗅到半丝春风的温软,还来不及绽放,就在一场夜雨里催折了。年少时,只以为片刻的柔情,就足慰平生,可谁知这余生,竟然这么长。

萧景琰还那么年轻,他不会知道,这苦涩,远比他想象得更难以承受。

她不知道该怎样劝萧景琰,因为她若劝得了儿子,又怎会劝不得自己?但她还是抚了抚他挺直的脊背:“人海茫茫,能遇见心仪之人,的确值得庆幸。但你还年轻,又是男子,要承担的东西还有很多。若终究无缘,就还是放下吧。母亲只希望你这一生开心平顺。”

萧景琰闻言一顿。是啊,他还是想得太浅。本以为自己并不奢求太多,只是看着蔺晨就好,可就算是这样简单的愿望,也并不能长久。蔺晨终有一天会离开,自己也会走向另一段人生,难道余下的时光,都只剩下寂寞和怀念?

萧景琰从来是个倔强而执拗的人,然而这世上,唯独人心,不可勉强。

萧景琰勉强一笑:“是我劳母亲忧心了。我知道了。”

静嫔自然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气,轻叹一声,拍拍他的手背。

 

萧景琰回自己住处的时候,又在路上碰到了霓凰,她手里提着个食盒,匆匆忙忙往上书房的方向走去。

迎面撞上萧景琰,霓凰笑笑:“景琰哥哥。”

萧景琰嗅了嗅:“是醉月楼的沸腾鱼?”

霓凰腼腆地点点头:“林殊哥哥嫌宫里的饭菜没有滋味,自己又出不去,我便给他送来。”

萧景琰抿唇一乐:“难为你了,这么一盆子鱼片,趁热端来,也真不容易。”

霓凰淡然道:“也不算什么。我瞧他实在馋得紧。”

萧景琰调侃她:“你别太惯着他。”

霓凰却一脸的理所当然:“是要过一辈子的人,都是互相照顾,说不上谁惯着谁。”

她语气里的轻描淡写却刺痛了萧景琰,一辈子,这三个字如此动人,果然喜欢一个人,还是渴望和他长相厮守。

萧景琰对霓凰道:“你快去吧,凉了怕不好吃了。”

霓凰点点头,端着食盒去了。萧景琰却没了回宫歇息的心思,只觉心里烦闷,想出宫走走。

 

刚出宫门,萧景琰一抬眼,就见宫墙边的垂柳下,一袭天青色长衫的人倚树而立,端的是容颜如玉,风华无双,见到萧景琰,展颜一笑。

见到这扰乱自己心神的人,萧景琰心里又酸又疼,却还是笑着走到他身边:“你怎么来了?”

蔺晨一展折扇:“我猜你就闲不住,特来等你呀。”

萧景琰心里忽而生出丝委屈,这人总是这样,一颦一笑,一言一语,皆似含情,可一片真心,却永远不知道藏在哪。他强笑道:“蔺晨,你能不能陪我走走?”

蔺晨却拉起他的手:“这话问得奇怪,本来就是来陪你的呀。”

萧景琰默不作声,蔺晨也未再调笑,拉着的手掩在宽大的袍袖下,两人就这样沉默着向城外走去。

直走到行人渐稀的地方,萧景琰才拉着蔺晨在城外的十里亭坐下,郑重道谢:“这次的事,多谢你救我大哥于水火。”

蔺晨察觉到他的态度与平日不同,有些诧异,萧景琰却不等他发问,又接着道:“你其实来金陵,就是为了这件事吧?”萧景琰并不是心思敏捷的人,但人对自己关注的人,总会多几分敏感。

蔺晨默了一下,他自然有千百种方法敷衍而过,但对着萧景琰,他却不想刻意欺瞒。

萧景琰瞧着他的神色,心里自然有数,他强笑道:“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又是如何得知的,我说过,我总是信你的。”

蔺晨忽而有些无所适从。前世今生,他执掌琅琊阁数十年,见多了世人刨根问底,刺探阴私的模样,这个什么都不问,只是坚定地说着“我信你”的少年,如一缕拂开世事纷扰的春风。

萧景琰似乎不给他开口的机会:“那此事已了,你怕是要离开金陵了吧?”

蔺晨这样的人,又怎会轻易羁留?他像一尾游鱼,终要泯于江湖。

萧景琰扯扯嘴角:“我很羡慕你,天高海阔,任意遨游。我说过,在你身边,我很欢喜。日后若有机会,盼你再来金陵,我们再聚。”

说着这样的话,舌尖似乎有千斤重,萧景琰终于忍不住心里的涩意,微微偏过头去,不想让蔺晨看见他泛红的眼角。

他不敢面对蔺晨,两人的手却没有松开,只听蔺晨微微叹了口气,手上一用力,萧景琰眼前一花,就被拉进一个宽阔的怀抱,他下意识地想抬头,却被一只手按住了后脑,额头抵在了蔺晨的颈侧。

蔺晨的声音透过相触的肌肤传来:“你呀,哪有你这样的,我还一句话没说,你就擅自跟我告别?”

萧景琰闷声道:“那又如何,你总是要走的。”

蔺晨没有马上接话,他按住萧景琰再次挣扎着想抬起的脑袋,才道:“景琰,你不要抬头。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有些不像我,若是看着你,我怕我说不出口。景琰,你说你喜欢我,我其实心里是高兴的。我对你……”

萧景琰连忙打断他:“我并没有强求你回应我!”

蔺晨拍拍他的后脑,安抚道:“你听我说完。我活到这把年纪,喜欢过很多东西,喜欢剑,喜欢酒,喜欢风月,喜欢知己,喜欢美人,但我想,我的这些喜欢,和你的喜欢,恐怕是有些不同的。也许,正是因为我的喜欢太多,才不能如你一样,专注地喜欢一个人,一件事。但你在我心里,终归是不同的。我从不会顾及别人对我的看法,却会为了你的喜欢而欢喜,为了你的痛苦而心疼。所以你要给我一些时间,好好想想,我对你,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所以,景琰,不要这么快和我道别,我还不想就这样离开你。”

萧景琰从未感觉自己的心跳得有这么快过,它是那样躁动不安,迫不及待要冲出禁锢它的血肉,跳到身边这个人眼前,甚至他胸膛里,和另一颗心脏贴在一起,密不可分。

萧景琰终于抬起头来,眼尾的睫毛还润着水光,他注视着这个牵动自己全部心神的人,所有对未来的彷徨,对不可得的恐惧,这一刻都被狂喜掩盖,这喜悦是如此巨大,哪怕知道它可能很短暂,也不舍得错失。

他伸出手,抚上蔺晨轮廓分明的侧脸,呢喃:“蔺晨。”

他凑上去,吻上那线条优美的唇。

========================

景琰:(故作坚强)既然你早晚要走,长痛不如短痛,我们就趁早byebye吧~

阁主:琰琰,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不爱我了吗?(西子捧心状)

景琰:(被美色所迷地亲上去)最爱你的人是我,我怎么舍得你难过~

阁主:(擦汗)好险,再一次靠出卖色相化解危机,话说回来,是哪个杀千刀的敢鼓动我家琰琰离开我!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林殊!是不是你?!

静嫔:是我!你想怎么着吧?

阁主:(麻溜儿双膝跪地)岳母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评论-22 热度-143

评论(22)

热度(143)

©兔子不吃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