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人有再少年 (十七)

前文:(十六)

重生梗。重回少年的蔺少阁主和被美色所迷的琰琰~~~

==========================================

萧景睿拉着豫津,埋着头越走越快,直到豫津的小短腿再也迈不动步了,气喘吁吁地喊道:“景睿,你走慢点,我跟不上了。”

景睿一回头,看见豫津一张小圆脸上已经额角见汗,才意识到自己冲得太快了,不由有些歉意地掏出手帕,帮他擦擦汗:“对不起,我没注意。”

豫津性子极好,反倒喘着粗气安慰他道:“我没事,景睿你怎么啦?我看你这两天都不开心。”

景睿一愣,他年纪还小,自然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好友看出了端倪。但他闷着头,还是没说话。

豫津微微踮起脚跟拍拍他的肩:“有什么不高兴的跟我说呗!咱们俩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萧景睿还是没说话。好在豫津也不是刨根问底的性子,由得他在一边发愣。

过了好半天,萧景睿才答非所问地低声说:“豫津,你觉得祁王殿下怎么样?”

豫津皱起一张包子脸,认真思考了半天,但他们两个年纪太小,与祁王实在没什么接触,只好说道:“看着挺和气的。我偷偷听我爹说,祁王殿下处事公允,有仁爱之心。”

萧景睿也不是指望他对祁王有什么深入了解,只好又问:“那你觉得景琰哥哥和林殊哥哥怎么样?”

豫津这次回答得爽快:“景琰哥哥话不多,但是对我们是极好的。林殊哥哥就是太爱作弄人了,其实也不坏。”他说完还小大人般地叹了口气。

萧景睿沉默良久,又问:“那你觉得这位蔺公子怎么样?”

豫津笑眯眯地道:“蔺晨哥哥很好啊!我可喜欢他。”

萧景睿道:“为什么?他不是也跟林殊哥哥一样,喜欢捉弄你?”

豫津撇撇嘴:“那怎么一样,蔺晨哥哥虽然喜欢逗我玩儿,但我知道他是喜欢我。林殊哥哥嘛,他分明是嫌弃我们俩年纪小,不带我们玩儿。”

萧景睿没接话,只是点点头,却依然一副心思重重的模样。

豫津伸手捏住他的两颊,努力往两边扯开,劝道:“景睿,你才多大啊,考虑那么多做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呗。想太多老的快!”

萧景睿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你说得容易!这世上的事,哪有那么简单?”

豫津却一脸认真地说:“你们就是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我知道你处境复杂,但是你想想,你无论怎么做,都不能照顾到每一方的感受,讨好了一方,就得罪了另一方,与其这样,还不如顺应本心,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萧景睿没想到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好友居然说出这样一番道理来,怔愣了半晌,终于低声道:“你说得对。”

 

掌灯后的宁国侯府格外安静,侯爷是个端肃的性子,长公主也是不爱热闹的人。尤其是后花园,此刻更是连一盏灯火也无。

萧景睿窝在太湖石堆就的假山石洞里,默不作声。此处洞子极小,只有小孩子才钻得进去,平日里也从未有人发现。

萧景睿名为侯府长子,又得赐国姓,侯府世子却是他二弟。下人们见风使舵,虽不至于怠慢他,但也不见得多殷勤。更何况他一年里有半年时间要住在天泉山庄,于府中人事都十分生疏。因而虽是在自己家里,也常有寂寞无聊之感,这处小山洞就是他无意间发现的,他常在心情不佳时一个人躲在此处。

若不是几天前他躲在此处看书,偶然听见石壁里传来隐约的说话声,谁也不会知道,这山洞离谢玉书房的暗室竟然只有一墙之隔。

他本不该探听父亲的秘密,却被父亲一开口的称呼震住了。

夏江!躲在父亲书房暗室的,竟然是勾结滑族,刺杀祁王的原悬镜司首座,夏江!

他想不出父亲这是要干什么,只隐隐约约觉得,似乎还是和祁王有些关系,小小的景睿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不知怎么,在和豫津聊过后,他今晚又鬼使神差躲在了这处山洞里。如果什么都没听到,那么就忘记这件事,他在心里暗自想着。

夜风穿过形态各异的太湖石,发出呜咽的诡异声响,萧景睿觉得身上有些冷,还是回去吧。正当他要放弃时,石壁里忽然传出他父亲冰凉的语调,有些沉闷,但依然清晰:“夏首座,我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另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谢玉,你不过是想把我当刀使罢了!”

谢玉冷笑:“夏首座,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你该感谢自己还能当刀使,否则你现在早就该在大理寺的天牢里等死了。”

夏江默了一会儿,终于有些松动:“我不明白,你究竟所图为何?”

谢玉道:“夏江啊夏江,要我说,你做陛下的走狗做的不错,要不是你自寻死路,为个女人乱了方寸,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悬镜司首座,谁敢不给你三分面子?但你于朝堂大局,实在是没什么见识。你说说,祁王殿下继位,对我可有何好处?”

不等夏江回答,他又接着说:“祁王背后的军中势力不弱,他若继位,势必要重用林家,何况还有云南穆王府,连七皇子都于军事上颇有建树。到那时,我谢玉又在何处?只怕只能在京中养老,当个太平公侯了吧?人言富贵险中求,自古以来,这从龙之功,自然值得我搏一搏。”

夏江没想到他野心如此之大,茫然问道:“那你支持的是哪位皇子?”

谢玉好整以暇地答:“这就与你无关了。你只说,我的建议,你听是不听?”

夏江道:“祁王刚受了刺杀,如今肯定防范甚深,我若冒险行事,只是自寻死路罢了。”

谢玉轻笑:“我如何不知你已经打草惊蛇,现下再想杀祁王,已是难上加难。我不为难你,我只要你去杀另一个人。”

夏江问:“是谁?”

谢玉道:“蔺晨。”

夏江茫然问:“此人是谁?”

谢玉笑道:“你看,你连你是栽在谁人手里都不知。不妨告诉你,此人月前出现在京城,与林殊等人交好,似乎想成为祁王的幕僚。你那相好的小徒弟正是被他蒙骗,向你们传递了假消息,又正是他于郊外救走了祁王。”

夏江事发后只顾东躲西藏,确实对此一无所知,闻言不由目眦欲裂。

谢玉轻笑一声:“我如今也是给你个报仇的机会啊!杀了此人,我便找机会送你出城,从此天高海阔。”

夏江有些松动,却依然谨慎问道:“此人到底是何来路,杀了他对你又有何好处?”

谢玉冷笑一声:“当今天子没有嫡子,祁王出身凌驾于诸皇子之上,自己也算能力不俗。我本打算捧杀他,陛下也的确对他越来越忌惮。要不是你这次自作聪明,用不了多久,陛下自己就会容不下他了。现在祁王既已惊觉,故意示弱于陛下,恐怕就没那么好对付了。这个蔺晨,恐怕大有来历,我查了许久,也查不出他的出身。但他既然是站在祁王那一边的,我若不趁早铲除他,等他真的得了祁王的重用,岂不是如虎添翼?”

夏江眼神闪动,却没有接话,谢玉见了心中不屑,于是再加一把火:“你如今难道还有别的出路吗?你不是不知道,陛下对待背叛他的人是什么态度?再者说,就算谢某愿意收留,你难道就愿意在这暗室之中度过余生?”

夏江闻说此话,才真正下定决心:“好,我就信你这一回。我今夜了了此事,你就找机会送我出城!”

萧景睿在山洞里听得遍身发凉,心中各种念头翻滚来去。他自幼早熟,已经懂得不少利害关系,于朝中大事也非一无所知,却还未真正见识过这些鬼蜮伎俩。他和父亲一向不亲近,但他心里对父亲总是孺慕的。他从未想过自己父亲居然有如此之深的心机,如此之大的野心。

怎么办?怎么办呢?他是否应该当作什么都没听到?

但他内心深处却觉得,祁王才是储君的最好人选。更何况,他很喜欢林殊和萧景琰他们,就连蔺晨,他也不希望他有事。

萧景睿恍恍惚惚,一抬头,才发现自己竟走到了侯府后墙附近。他抬头望望,月光照亮了四四方方的院墙,如身处逼仄的盒子里,四壁向他压来。

耳边响起白日里和豫津的对话,萧景睿终于咬了咬牙,攀上院墙边一棵大树,溜出墙去。

萧景琰年满十八,就要出宫开府。其实府邸早就建好了,他只等大婚就要搬出宫去,现今他有时天晚了不及回宫,也会在这歇息。

这处新府邸离宁国侯府不远,萧景睿心中暗自念道,就去看一眼,只看一眼,若萧景琰不在,他就回去。

 

萧景琰听下人通报,萧景睿在外求见,不由疑惑地皱了皱眉。待他叫人将萧景睿带进来时,见他是孤身一人,心中的不解更大了。

还不待萧景琰问出口,萧景睿却规规矩矩行了个大礼,口里也换了称呼:“七皇子殿下,我有要紧事想告诉你。但是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此事是我告知的?”

萧景琰看着这个向来聪明规矩的表弟,言行迥异以往,也知道他果然是有大事,于是便也郑重回道:“你说,若我能担得起,必为你保密。若我担不起,你也就不必说了。”

萧景睿没料到他心性耿直光明至此,心下触动,当即也顾不得多想了,急急说道:“有人今夜要对蔺公子不利,请殿下快想办法,迟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

这章主角都没出场,就没小剧场了。

我其实很喜欢萧景睿,总感觉他生活在这样一个坑娃的生活环境里,没有长成一个偏执的变态,已经很不容易了。说得好听,什么两边都是爹妈,实际上呢,侯府里他不是世子,清泉山庄他也不是少庄主,小孩子频繁更换生长环境容易没有安全感,更何况谢玉其实知道他到底是谁的孩子。

但他还是长成了一个平和正直的青年。梅长苏坑得他家破人亡,他还能讲道理地跟梅长苏道别。我觉得豫津在萧景睿的成长里功不可没。

所以这章走剧情,就让他出来秀下存在感。

其实我最开始的设想里,应该除了蔺靖,还有殊凰和睿津线的,但是实在笔力不够,就没有写了。

不知不觉,我这样一个小透明也有一千粉儿了。在这里真诚地感谢大家的厚爱。

从来没点过梗,这次点一个试试吧。在这篇《人有再少年》的设定背景下,大家随便点,不限哪一对cp,不拆不逆,挑写的来的写番外。请大家尽情地贡献你们的脑洞!

评论(27)

热度(132)

©兔子不吃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