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人有再少年 番外4 狐朋狗友

靖王夫夫的婚后生活就是花式秀恩爱。包含蔺殊友情线~~~

===============================

蔺晨轻手轻脚翻过了王府正院的围墙,毫无声息地落在院子里。

他四下一打量,见书房和卧室都没有灯光漏出来,心道景琰多半是还没回来,这才舒了一口气,大摇大摆地推开了卧房的门。

雕花檀木门“吱呀”一声在他身后合上,蔺晨正要伸手到桌上点烛火,就听背后“吱呀”一声门又被推了开来。

蔺晨一转头,正看见萧景琰手里举着烛台站在门外。

烛火在轮廓深刻的脸庞上刻画出骇人的阴影,蔺晨悚然一惊,讪笑道:“景琰,你今天回来得挺早。”

萧景琰面色冷淡:“王妃今天回来得也挺早。”

蔺晨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回来,我压根儿就没出去呀!我这不是乖乖在家等王爷呢么。”

萧景琰板着脸,皮笑肉不笑。

蔺晨知道是糊弄不过去了,忙把人拉进门,按在桌边坐下,递上茶水,谄媚地笑道:“景琰,你知道的,我就是在城里随便逛逛!我天天窝在家里,实在是无聊得很。”说到最后可怜兮兮地皱起了精致的眉眼。

萧景琰终于绷不住冷脸,悠悠叹了口气。想到这人合该翱翔于九天之上,却为了自己困于一隅,萧景琰忍不住心疼地抚了抚他紧皱的眉心。

蔺晨深谙打蛇随棍上的道理,马上笑眯眯地讨好道:“我就跟林殊在城里瞎晃悠,没去什么不好的地方,你不信去问他!”

萧景琰刚好了一点的脸色又黑了下去。

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兄弟臭味相投,一拍即合,这算怎么回事?

刚成亲时,这两人还相看两厌,萧景琰还颇为烦恼了一阵,总觉得自己最亲近的两人不合,自己夹在中间难做。现在倒好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俩人居然狼狈为奸上了。

世界变得如此之快,靖王殿下表示看不懂。

萧景琰试探着问:“你和小殊,你们俩最近相处得挺好?”

蔺晨一脸嫌弃:“谁跟他相处得好了?他那个猫憎狗厌的样子。”

萧景琰满脸的不信。

林殊因为祁王和林家受皇帝忌惮,一直未能官复原职,只好闲得长毛,天天招猫逗狗。自从和蔺晨搅和到了一块儿,这两人对金陵城老百姓的毒害可不是两两相加那么简单。蔺晨善于收集情报,林殊熟悉地形人事,如此一来,珠联璧合,威力无穷。

萧景琰最近忙于军务,无暇顾及这二人,却每每走在街上时,总能被人拉住告状。大家倒不认得蔺晨,但纷纷向他哭诉林小将军和他的“小伙伴”今天又摘了张家刚结的冬枣,明天又挖了李家埋在梨树根下的女儿红,昨天更过分,竟帮着王家的小姐和穷书生私奔!

靖王殿下听得额角青筋直跳,这都什么跟什么?林殊他管不了,要管得了,这么多年早就管了。但是蔺晨嘛,靖王殿下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振夫纲。

萧景琰清清嗓子:“你若实在无聊,出去走走也好。只是也要有些分寸,不要跟着小殊天天在城里胡闹了。眼见着都是要及冠的人了,别像个孩子似的不知轻重。”

蔺晨揽住他顺毛:“好好好,我不和他胡闹了。我以后只守着你。夫君,忙了一天了,不如我伺候你沐浴?”

萧景琰红着脸,半推半就地被蔺晨带进了浴房。

 

接连几天,萧景琰回府时都见蔺晨乖乖在家呆着。他如此听话,萧景琰倒有几分不习惯了,反劝着他出门散散心。蔺晨却但笑不语。

连日里公务繁忙,萧景琰想着蔺晨在家中寂寞,心中愧疚。好不容易这一日事情少了些,他连午饭都顾不得吃,只想着早些做完事回去陪自家王妃。

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膀和手臂,萧景琰站了起来,抬头看看屋外,见时辰尚早,想到今日终于能早日回去跟蔺晨一起吃晚饭,不由得露出个舒心的笑容。

靖王殿下骑着马正往家去,忽然又想起好些日子没去给王妃买点心了,下人买的,总是不合他心意。想到那人的挑剔,萧景琰无奈地一笑,一扯马缰,转了个方向,打算绕路去百味斋一趟。

转过街角,已经能看见百味斋门口排起的长队,萧景琰正要下马,不成想余光扫过不远处的小巷口,正看见两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不是林殊和蔺晨又还会有谁?

只见林殊一手拽住蔺晨宽大的袍袖,将他往巷子里面带,嘴里还抱怨着:“我说你也快点啊!你说说你,整天就知道吃,来金陵一年长胖了一圈,我看再有两年你连墙都翻不过去了!”

蔺晨用折扇敲掉了他的手,翻了个白眼:“少爷我就算再胖一倍轻功也比你强!我家景琰都不嫌弃,干你什么事儿?”

林殊气得撇嘴:“好好,你胖你有理。还能不能快点了?”

蔺晨将折扇收到袖子里,指指巷子里的围墙:“你以为我不想快吗?我还担心回去晚了被景琰发现了!只是你说的这家到底靠不靠谱啊?”

林殊摆摆手:“小爷我什么时候不靠谱了?你放心,这家的小兰姑娘我早就认得的,今早在她家摊子上吃面条我就跟她说好了的。这道墙翻过去就是她家后院,她就在墙下等咱们。”

蔺晨点点头:“那就赶快吧!早点完事儿早点回家!”

萧景琰站在巷口外,听了个一字不漏,不由攒紧了拳头,气得浑身发抖。

他满心里以为蔺晨为了他,困于高墙之中,没想到对方是瞒着他继续天天跟林殊胡闹,而且二人还变本加厉地胡闹起来,这都是打的什么主意,翻人家的墙去私会少女?

萧景琰正要大步追上去阻止这两人,谁知却被一位老丈拉住了胳膊。

萧景琰瞪着气红的一双圆眼,听着拄着竹杖的老伯颤颤巍巍地控诉林小将军最近越来越不像话,前两天和一个白衣少年翻进他家院墙,丢下一锭银子就将他家刚制好的竹篾全拿了去,最近更过分了,听说招惹起左邻右舍的姑娘了。

萧景琰直听得脑中嗡嗡作响,恍恍惚惚辞过了老丈,也不记得去追人,也不记得去买点心,就这样牵着马无意识地往回走去。

受骗的恼怒逐渐被更深的悲哀和无奈盖过。他想,就算他能锁得住蔺晨一时,又如何锁得住他一世,就算真的锁了一世,他又怎能开心呢?归根结底,他和蔺晨还是不同的人吧。他这样的性子,循规蹈矩,古板无趣,又受身份制约,言行皆不自由。而蔺晨为人,本就风流随性,恣意疏狂。他和自己在一起,想必也是很拘束乏味吧?说到相处,他还是跟林殊那样古灵精怪,智计百出的人更合拍吧?

是不是终于有一天,他会发觉自己放弃自由留在自己身边,是个再愚蠢不过的决定?于是以那人的洒脱,怕是会挥挥衣袖,就此别过,从此山高水长,相忘江湖?

萧景琰浑浑噩噩,明明身处金陵城最繁华的街道,却只觉眼前的声色,都离自己很远很远,他抬头望望,只觉阳光有些黯淡,他下意识地揉揉眼睛,却忽然又被下一刻刺目的阳光激得几乎流下泪来。

当他终于神不守舍地回到靖王府时,已是华灯初上。

推开房门,果然蔺晨已经早早回来了,摆出一副乖巧的样子等着他。他忽然觉得很累,累得想苦笑,夫妻至亲,他又何苦做戏给自己看呢?

蔺晨见他回来,如常般迎了上来,含笑稽首:“靖王殿下辛苦!”

辛苦?到底是谁辛苦?想必演的人比看的人还要辛苦些。

见他不答,蔺晨只当他累了,伸手揽过他瘦削的肩背,用手指揉搓着,柔声道:“可是累得很了?不要紧,我伺候靖王殿下!”

萧景琰却肩膀一侧,避开了他的手,低垂眼眸,轻声道:“我真的累了。今夜我去书房歇息。”

说罢不等蔺晨反应,径自转身离去了。

蔺晨看着他挺直的背影,折扇敲了敲手心,若有所思。

 

第二日萧景琰不等蔺晨起床就离府了。

蔺晨想了想,还是起身收拾妥当了,按照昨日和林殊的约定的时辰出了府。

到了约定的地方一看,林殊已经到了,见了他招手道:“快来看看,都准备好了。”

蔺晨随着他绕过一条小巷,走进一间有些荒僻的院子。推开门,蔺晨看着满院子的白玉兰花灯,满意地点点头:“不错,看着很好!”

林殊撇撇嘴:“那是自然,这些都是我找金陵城里最出名的老师傅做的,要不是为了景琰,我哪用费这么大心思!”

蔺晨含笑转头,工工整整地对他行了个礼:“你有心了。”

林殊反倒吓了一跳。他和蔺晨互相损惯了,咋见他这样认真道谢,颇为不习惯,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今天吃错了什么东西?”

蔺晨:“啧啧,瞧瞧,对你好你还不习惯了!看来以后我还是该骂则骂,该损则损吧!”

林殊气得直瞪眼,转念一想,不对啊,我为我兄弟费心,还要你跟我道谢?倒显得我是外人了!不过再一想,可不是外人么,谁让人家俩是两口子!

蔺晨也不管林殊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拿起一盏花灯,端详了片刻,说道:“看来今天是要拼命了,这么些灯,可够我画的!”

林殊吓了一跳:“不是后日才用么?”

蔺晨摇摇头:“我怕景琰已经起了疑心。若再让他多想两天,指不定他那个小脑袋瓜能想出什么奇思怪念。何况后日是正日子,宫中必然有宴,我自然不便现身。”

林殊想想蔺晨尴尬的身份,不由也为他觉得心酸,轻轻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这么些灯,今日如何画的完?不如我帮你画些?”

蔺晨摇头:“那怎么成?别担心,少爷我是什么人,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

林殊暗自翻了个白眼,就不该同情这家伙!

蔺晨拿起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笔墨,开始认认真真地在花灯上描画了起来。

林殊惯于嘴硬心软,说是不同情,其实还是一整日地守在旁边,每待蔺晨画好一些花灯,就亲自送回靖王府去,着人布置起来。

两人直忙到红日西斜,金乌东上方罢。蔺晨搁下笔,急忙起身,看看天色:“来不及了,我得赶快回去,景琰就要回府了!”

林殊伸了个拦腰,也累得够呛:“别急,都布置妥当了,你只管人回去就行!”

蔺晨一怔,才知道林殊都帮他收拾好了。原来这个金陵城内最明亮的少年,不止有光芒万丈,还有柔情似水。

他就着月色,仔仔细细打量了林殊的脸,和记忆中的梅长苏实在找不出太多相似之处来。

此生,因为蔺晨自己的缘故,他唯一的知己至交,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世上了。他在内心最深处,不是没有一点寂寞的。

但梅长苏的诞生本就是个悲剧,如果能够避免,那么留下这个光彩照人神色飞扬的少年,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才是最幸福的吧?

林殊被他看得浑身发毛:“你这是什么眼神?恶心兮兮的!快回家看你家王爷去!”

蔺晨朗笑一声,翻上墙檐,像一年多以前一样,趴在墙头上问他:“林殊,你以前说,我们俩不可能做一对知己,但此生,毕竟还是能做朋友的吧?”

林殊炸毛:“滚蛋,我这都是看在景琰的份上,谁要跟你做朋友!”

蔺晨一踏墙头,背影早已淹没在月色中,只留下一声大笑:“哈哈,狐朋狗友,也算得上是朋友!”

 

萧景琰今日依然忙到很晚。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真有如此多的公务,还是他下意识想躲避家里的那个人。

但是再怎么躲,家总是不能不回的。他抬头看看王府的大门,长叹一声,轻轻推开了门。

今夜的靖王府与往日不同,夜色已浓,但灯光却还很昏暗,只有从大门口通向他和蔺晨的院子的小路上,挂满了精致的玉兰花灯,兀自散发着暖黄的光。

萧景琰惊奇地走过去一一细看,只见玉白色的灯纸上,用寥寥数笔淡墨,勾勒出一个少年的模样。

内心像被这暖暖的灯光浸染了,萧景琰慢下脚步,一盏盏灯仔细看去,每一盏灯各不相同,少年或坐或行,或笑或颦,如松柏,如翠竹。风采翩然,俊秀端直,姿态不同,但分明全都是他的模样!

不知不觉,就被花灯引着,走到了房门口,清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喜欢吗?”

萧景琰一转头,就看见蔺晨眉眼弯弯,站在他身边。萧景琰狠狠点了点头,震落了眼中的液体,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泪盈于睫。

他执起蔺晨的手,仿佛还能闻见那修长的手指上沾染的淡淡墨香:“怎么想起画了这么多灯?”

蔺晨笑着握住他的手,答非所问:“还记得昔年我们逛庙会时,你拿起一盏玉兰花灯,说满架的灯各有风姿,但你只喜欢这一盏。而我虽喜爱各有风姿的花灯,但每一盏的风姿都是你。”

萧景琰望着蔺晨眼中的光,不由攥紧了他的手,从相识到如今,这个人让自己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他暗暗下了决心,哪怕再辛苦,再勉强,他都永远不会放开这个人的手!

蔺晨却微微用力,睁开了他的手,笑道:“别抓这么紧,还有东西送给你。”说罢从衣袖里掏出一条五彩的系带。

萧景琰看着那条略有些扭曲的带子,迟疑问道:“长命缕?”

蔺晨献宝道:“好看吧?我亲手编的!这可求了好几个人教我呢!”

萧景琰违心夸赞:“好看!只是这又不是端午,送我长命缕做什么?”

蔺晨执起他的手腕,将那长命缕一圈圈缠上:“后日就是你的生日了。我听林殊说,你小时候身体不好。民间有说法说,用百家求来的布拼凑成衣服,给孩子穿,能保佑他健康长寿。这条长命缕的丝线,是我一根根从不同的人家要来的。为了这个,我和林殊好几次被当成登徒子追出好几条街去!”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情形,轻笑出声,萧景琰却又忍不住泪落。

蔺晨温柔地靠近,轻轻吻掉他脸颊上的泪珠,低头看看缠了一圈又一圈的长命缕,懊恼道:“哎呀,好像线要多了,这也太长了!”萧景琰终于忍不住展颜一笑。

蔺晨看看他,将多余的长命缕绕在自己腕上,两人的手便被系到了一处:“你看,现在你不用使劲抓着我,我也不会离开你身边!”

=======================================

没想到我还没有狗带吧?

最开始只是出去玩儿了一周,玩儿完回来就打算写的。但是玩儿得太放飞自我了,回来想想觉得不会有人还记得我了,就懒得写了。

没想到,居然还有小伙伴来催番外!特别感动,于是有了这篇产物!

本以为这周能写出两个番外,彻底完结这个系列的,每想到,拖啊拖的,只写出了一篇!!!算是国庆礼物了!!

大家节日快乐,玩儿的开心!!但我却在这万家欢乐,喜大普奔的节日里,开始了全新的征程!!!T_T~~~

评论(20)

热度(257)

©兔子不吃草 / Powered by LOFTER